<dfn id="pt9db"><ruby id="pt9db"><sub id="pt9db"></sub></ruby></dfn>
<output id="pt9db"><i id="pt9db"></i></output>

<meter id="pt9db"><ruby id="pt9db"><big id="pt9db"></big></ruby></meter>

        <menuitem id="pt9db"></menuitem>

          <big id="pt9db"></big>

              疫情下的“5·12”護士節,致敬高明白衣天使

              來源:佛山日報 時間:2020-05-12 10:22

                5月12日是國際護士節,今年我國的主題為“致敬護士隊伍,攜手戰勝疫情”。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廣大護士白衣執甲、逆行出征。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19名高明護士馳援武漢,更有許多護士留守在高明,堅守著救死扶傷的初心,他們都是“最美逆行者”。他們以生命踐行醫者使命,以擔當彰顯濟世情懷,用血肉之軀筑起護佑生命的鋼鐵長城,展示出了高明兒女的風采。

                在護士節來臨之際,《佛山日報·今日高明》記錄高明援鄂護士的英雄一瞬,展示他們的內心獨白并向他們致以節日問候,同時把敬意與祝福獻給留守在高明的護士們。關鍵時刻,是你們,化為讓高明依靠的一座山。

                在武漢:19名護士盡顯高明抗疫擔當

                湖北武漢出現新冠肺炎疫情之后,高明累計派出了24名醫務人員,其中護士就有19人。在戰疫最艱難的時候,是他們冒著危險逆行防疫前線。被口罩勒傷的臉,被消毒水泡爛的雙手,穿著紙尿褲長達9個小時的不間斷工作……正是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才有了戰疫的好成績。

                而高明護士馳援武漢的故事,得從2月9日說起……

                從2月9日凌晨0時10分接到報名緊急通知,到12時45分啟程出發,前后不過13個小時。高明首批援鄂護理女將周雨希、嚴彩玲在緊要關頭,毅然奔赴湖北戰場抗擊疫情。

                3天后,援鄂女將們被分配到武漢東西湖方艙醫院進行護理工作。回顧在方艙內工作的一個月,高明女將們感慨良多。方艙醫院的患者們雖然看不清醫護人員的臉,但對她們都十分熱情。

                在方艙醫院,周雨希的主要工作是觀察病情,及時發現變化并報告醫生,必要時幫助患者轉院,此外還需做好健康宣教、安撫患者情緒、協助患者完成檢查、發放口服藥等。

                在工作中,周雨希對一位“溪姐姐”印象尤深。溪姐姐是一位黨員患者,在照顧患病父親時被感染。也許是比較年輕的緣故,她的癥狀并不嚴重。在方艙醫院的日子里,她積極發揮黨員先鋒模范作用,帶動身邊病友一起配合治療。

                “溪姐姐”的舉動也影響著周雨希。她“突破”防護服的阻礙,與患者親切交流,發揮自身在ICU教學培訓的所長,教會患者如何正確洗手、正確服藥,以及如何正確面對病情。

                方艙醫院的患者一批批地出院了。高明援鄂女將們所在的C艙在3月1日休艙,患者全轉移到了A艙和B艙,嚴彩玲也協助患者“搬家”。在轉移過程中,患者們紛紛問,廣東醫療隊是不是一起跟過去?“尤其是1303床的婆婆,一直追問我為什么不跟著護理她們到康復出院為止,很舍不得我們。對于她來說,我們就像她的孫女。”嚴彩玲說,醫患之情,在方艙醫院內尤見真切。“為他們感到開心之余,我更是找到了自己的價值所在。平凡的臨床護理工作,也可以一路鮮花盛開。”

                在方艙醫院的工作結束后,高明女將們決定再次請戰,繼續奔赴下一個戰場。“疫情不退我們不撤!我們申請繼續援助前線!”她們寫下請戰書,并按下紅手印,遞交至廣東省支援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醫療隊臨時黨總支。“堅決服從組織命令,隨時聽候調令,堅決完滿完成援鄂任務,奪得這場戰爭的勝利!”周雨希說。

                時間回撥到2月13日,高明區第二批醫療隊共20人也緊急集結,開赴湖北抗疫戰場。這其中就包括黃碧英、譚騰娟、彭宏燕、曾淑敏、黃秀嫻5名隊員。

                作為新市醫院精神科專科護士、主管護師,譚騰娟此前少有負責重癥醫學工作,因而面對這次前所未有的挑戰,她不敢有絲毫松懈。在武漢第一醫院重癥病房,除了做好日常護理工作外,譚騰娟更充分發揮專業特長,為病患做心理疏導,增強患者戰勝疾病的信心。

                與譚滕娟一同出發至武漢的彭宏燕,每次從武漢第一醫院回到酒店,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上一大杯水。彭宏燕說,“早上出門前不敢喝太多水,吃了饅頭、雞蛋等一些干糧,就怕浪費了防護服。”

                這天,彭宏燕被分配去照顧一名重癥患者。“這個病人是個50多歲的女性,肺部感染比較嚴重,呼吸也比較困難,身體無力。”彭宏燕說,身為一名護理人員,只能像照顧小孩兒般照顧患者。“重癥患者隨時可能發生病情變化,需要我們更加精心的治療和護理,每一步工作都必須精確和細致。”在隔離病房內,彭宏燕都將患者看作親人般對待。

                在武漢第一醫院里,來自明城華立醫院的曾淑敏曾收到一幅患者畫的素描畫,畫中的護士正在悉心照顧病患,穿著防護服的身影,充滿了溫暖與力量。正如曾淑敏說的:“這里是我曾經戰斗的地方,希望武漢這座城市快點好起來。等明年摘下口罩,再去武漢看櫻花!”

                在高明:留在家鄉抗疫同樣是勇士

                大年三十晚上11時多,高明區人民醫院急診科依舊燈火通明,單單是這個晚上,急診科便接診了120多人次,救護車出車多達6趟,在區內的其他醫院亦是如此……在這里,留守在高明的白衣天使們逆行而上,何倩佞、麥嫻靜、葉麗麗……他們奮戰在高明本地戰場,為抗擊疫情作出貢獻。

                疫情發生后,區人民醫院婦幼院區門診服務一直沒有中斷,為了避免孕產婦在就診過程中出現感染,醫院對每一名進院的孕產婦及家屬進行嚴格的體溫篩查。

                2月4日,區人民醫院婦幼院區組建發熱門診護理組,對發熱人員、疑似患者等進行篩查,并需要24小時輪班。在醫院人手緊缺的情況下,區人民醫院護理部副主任何倩佞以黨員身份向組織提出申請,并提交了自愿奔赴防控一線的請戰書。最終何倩佞以護理團隊唯一的黨員身份得到組織的批準,并于第二天到預檢分診、發熱門診護理組一線值班。

                據了解,婦幼院區發熱門診組從原來只有1名醫生,一夜之間組建成由內科醫療、兒科醫療、護理、藥劑、后勤等多個部門組成的近40人團隊。“當時,涉及人員多、環境新、防控要求多、上級文件精神不斷更新等情況對管理者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何倩佞說,在完成本職工作之余,她還發揮多年護理管理經驗,協助門診護士長管理,如護理排班、緊急全院范圍內組織補充防控物資、新冠標本的收集登記管理、修訂部門各個崗位職責、協助培訓入科人員等。

                此外,根據疫情走勢和院內安排,區人民醫院內分泌科經歷了“分科”-“合科”,把科室患者清零后作為院內臨時備用隔離點,科室人員分散到各個重點科室支援。內分泌科護士長麥嫻靜也投入到抗疫狀態中。專業、認真、細心、耐心是麥嫻靜的工作信條,她深愛護理這份職業。她說,護士工作在臨床一線,那是健康維護和生命救治的第一線。

                內分泌科室重啟后,麥嫻靜感嘆:“我們不僅重啟了科室,更重啟了我們的斗志,就像這次疫情,打不敗我們的,終將使我們更強大。”

                在高明抗疫當中,還有不少護士逆行而上,挺身而出,冒著被感染的危險,無畏沖鋒在抗疫一線,他們也是值得歌頌的“逆行者”。

                在區人民醫院感染科,護士們一直沖鋒在戰斗的最前線……“雖然規定的工作時長是8小時,但大家幾乎都處于隨時待命的狀態,有時候吃飯也只能端著盒飯匆忙吃上幾口。因為出去一趟就要換一套防護服,為了節省防護服,醫生、護士們都盡量少喝水或者不喝水。”感染科護士長趙偉賢表示,“科室里面年輕的護士也多,有時候會擔心她們心理承受不住,幫她們進行心理疏導,但其實她們比我們想象中堅強。”

                在家庭醫生團隊中,家庭護士們也在做好轄區內疫情發生地來高明人員的排查和居家隔離觀察,給社區疫情防控工作拉起了一張網。他們還對居家隔離人員的健康狀況、生活習慣、心理狀況等進行有效干預,引導居家隔離人員進行正確防護與居家觀察。

                在疫情發生后,護士們還組成高明區疫情防控采樣小組。“取出培養管中的拭子輕柔、迅速地擦拭兩腭弓、咽及扁桃體,然后將拭子插入試管中,塞緊瓶塞,才能完成收集。”他們上門為居家隔離人員進行病毒核酸檢測服務,準確識別患者,及時切斷傳染源,降低疫情擴散風險。

                高明的白衣天使們,同時也是平凡的女兒或兒子、普通的妻子或丈夫、尋常的母親或父親,正是他們堅定踐行著救死扶傷的使命,在關鍵時刻用瘦弱的肩膀為我們撐起了一片天空。

                今年這個春天,最耀眼的明星無疑是白衣天使,國際護士節最美麗的鮮花屬于他們,最熱烈的掌聲屬于他們,最誠摯的敬意屬于他們。國際護士節,讓我們把特別的愛獻給高明的白衣天使,在5月12日,在每一天。

                文/佛山日報記者陳嘉懿

              (責任編輯:何燕良)

              新浪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