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pt9db"><ruby id="pt9db"><sub id="pt9db"></sub></ruby></dfn>
<output id="pt9db"><i id="pt9db"></i></output>

<meter id="pt9db"><ruby id="pt9db"><big id="pt9db"></big></ruby></meter>

        <menuitem id="pt9db"></menuitem>

          <big id="pt9db"></big>

              西江產業新城:灣區時代的價值猜想

              來源:佛山日報 時間:2020-05-11 10:31

                5月7日,相距約100公里的兩座新城同時按下“啟動鍵”。在東莞,松山湖八大項目集中開工;在高明,西江產業新城七條路網同步通車。

                跑出灣區加速度,誓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這是一座城市對發展的殷切期望和擔當。經過十三年的“強身健骨”,作為高明區級重大發展平臺載體,踏上了“二次創業”新征程的西江產業新城,迫切希望抓住大灣區發展的時代機遇。

                灣區機遇面前人人平等,西江產業新城如何搶得先機?

                早在去年9月整合原來的西江新城和滄江工業園后,這座肩負新使命的新城就立志成為一座“以產興城、以城聚產、產城融合”的灣區西部新型樞紐產業新城。疫情防控常態化后,西江產業新城又大手筆推動七條路網同步通車,一系列發展計劃也正在加速推進。

                蹄疾步穩,一座價值之城正在灣區西部崛起。

                交會:一座樞紐節點的灣區新城

                7日上午,疫情之下沉寂數月的西江產業新城,一口氣開通七條道路,其中還有備受關注的明湖二期部分路網。消息一經發出,瞬間刷屏了廣佛朋友圈。

                進入“二次創業”階段的西江產業新城明白,發展需要機遇,更需要快速搶抓機遇。

                從2007年啟動建設以來,路網建設一直是西江產業新城發展的重中之重。無論是最初的“六橫三縱”骨架支撐,還是如今的“八橫八縱”提質擴容,西江產業新城像一名冷靜的棋手,在48.84平方公里的棋盤上,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

                尤其是最近幾年,新城路網建設再上新臺階:2017年底,大德路北延線通車;2018年6月,鳳凰橋、蘇河橋通車;2019年1月,怡樂路西段全線通車;2020年5月,包括怡樂路VII 標段(文昌路至沿江路)在內的7條道路同步通車,力度空前……

                如今,從西江產業新城出發,向東40分鐘可到佛山主城區,60分鐘可到廣州白云機場,90分鐘直達深圳寶安。向西去,依托廣明高速、高恩高速、江肇高速、江羅高速,西江產業新城可以迅速向灣區腹地進發。

                “未來三年,西江產業新城還將加大資金投入,繼續提升基礎設施,讓新城的區位優勢更加明顯。”對于未來,西江產業新城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仇科欣充滿信心。

                這份信心,源于過去的新城發展家底,更源于未來高明的戰略布局。

                伴隨著珠三角樞紐(廣州新)機場規劃建設的穩步推進,省、佛山及周圍多個城市均規劃和啟動多個高速項目與這個大型航空樞紐銜接。無疑,高明是其中的受益者。

                目前,高明區正配合協調肇明高速、佛肇高速、南沙至云浮高速、廣中江西延高速、廣佛西部通道高速、肇慶至機場高速等六大高速公路項目的規劃對接,如果再加上此前已經通車的廣明高速、高恩高速、江肇高速、江羅高速,未來交會高明區的高速項目將有10條之多。

                處于節點位置的西江產業新城,發展格局將被重新塑造。

                面對機遇,西江產業新城已經行動,按照“通車一批、動工一批、謀劃一批”的思路,在基礎設施建設上全面發力,尤其是加速核心區二期路網建設。西江產業新城管委會城市建設部部長吳穎欣介紹,明湖二期周邊骨干路網體系將在年內全面貫通,新城橫向中軸線——平山大道(三富路至文昌路)已在今年上半年動工,兩年可完工。同時,還有多條市政道路也正在開展前期準備。

                這一系列動作的背后,是新城對自身灣區西樞紐價值的再審視。

                生態:一座借綠崛起的山水之城

                細數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發展史,高質量人才的集聚,很大程度上仰賴于一座城市的生態競爭力。在大灣區城市群中,西江產業新城如何塑造獨具特色的城市競爭力?

                以單位面積經濟產出全國第一的中心城區——深圳市福田區為例,78.6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著3萬畝林地、128座公園以及1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詢問外來客商、游客對西江產業新城的第一印象,背靠西江的沿江水岸、滿眼蒼翠的明湖公園和古韻悠悠的阮埇村,是許多人的共同答案。

                城水共融,綠色發展,歷來是這座新城的底色。

                西江產業新城的第一次建設高峰,恰逢佛山實施城市升級三年行動計劃。當時,立足瀕臨西江、秀麗河穿城而過的特點,新城以水作文章,一張生態牌博得滿堂彩。

                近年來,西江產業新城先后完成了秀麗河景觀綜合整治、明湖公園(一期)、麗江水廊、智湖公園等一批水體建設項目。通過引入西江活水與新城各大湖泊、河道相連接,激活整個西江新城的水循環系統。目前,整個西江產業新城流動的都是西江活水。

                西江產業新城(西江新城)20平方公里內,水系縱橫,美景留人醉,水體面積占到整個新城面積的17%,而且背靠青山秀峰,營造出了望山見水的生態環境,可以說是珠三角核心區生態環境最好的區域之一。經過多年建設,城水共融已發展為其特有的生態格局。西江產業新城分別于2015年獲得“全國創建綠色生態文明標桿城市”稱號,2017年榮獲廣東省宜居環境范例獎。

                沿西江逆流而上,無數新城傍水而生。在這一眾新城中,西江產業新城目前尚無柳州市柳東新區健全的產業鏈,也無法復制南寧市五象新區作為首府的政策優勢,更不具備桂林市臨桂新區那世界旅游名城的知名度……

                從這個角度而言,打好生態這張牌,對西江產業新城而言,意義更為重大,這是其參與城市競合的重要軟實力指標之一。

                立足灣區,西江產業新城正在謀劃放大生態優勢。根據高明最新出臺的西江沿岸規劃設計,明湖生態通廊、麗江水廊、沙寮村休閑漁家等生態景觀,將在新城被串珠成鏈,一條“清水綠岸、魚翔淺底、水草豐美、白鷺成群”的生態碧道被打造成新城的又一生態招牌。

                更為重要的是,西江產業新城正打造一個面積約25.4萬平方米的濱江濕地公園; 水體面積超500畝的明湖公園二期也已進入方案設計階段,計劃今年動工。

                這份綠色優勢,正被西江產業新城逐步放大。

                升級:一座科創匯聚的產業智城

                如今的新城,正值當打之年。

                建城之初,新城面積只有20平方公里,除去水體、綠地、公園,再加上規劃限制,能用于發展產業的土地并不充裕,屬于“螺螄殼里做道場”。而一河之隔的滄江工業園,也面臨著“有城無產”的尷尬境遇。這種“成長煩惱”,在灣區部分新城普遍存在。

                時不我待,高明果斷邁出改革步伐。

                在高明區委十二屆五次全會上,區委書記徐東濤提出全面整合西江新城、滄江工業園兩大平臺,打造一個以產興城、以城聚產、產城融合的區級戰略發展平臺。“通過全面整合,推動滄江工業園和西江新城優勢互補,打造高質量產城人融合示范區,將其作為高明全面參與灣區建設重大平臺。”

                方向已定,新城跑出融入灣區的加速度。僅在去年,西江產業新城就引入27個產業項目,總投資額154.12億元,其中9個是第三產業項目,投資總額達126.68億元,包括鑫創AI國際科創智谷項目、綠地熙江廣場項目、圓通泰廣場項目等。

                如今,面向灣區進發的西江產業新城,發展路徑更加明確。

                西江產業新城主要負責人表示,西江產業新城未來將努力打造成為國家級產城融合示范區和粵港澳大灣區西部新型樞紐產城。當中,滄江工業園核心區將向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目標奮進,爭取建設成為新舊動能轉換示范區; 而新城核心區則定位為濱水創新智城,往智慧城市的方向發展。

                目前,西江產業新城正加快布局一批產業平臺,并穩步推進滄江工業園環境整體提升,結合臨空經濟產業的外溢效應,對標引入高端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產業;而在新城核心區,圍繞明湖二期建設,打造宜居宜游宜業宜商的智慧城市,提升一座新城的城市氣質。

                面朝灣區“二次創業”,西江產業新城渴望用行動,交出自己的時代答卷。

                文/佛山日報記者路帥、劉嶒

              (責任編輯:何燕良)

              新浪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